首页 产品中心 资讯动态 工程案例 公司新闻
素笺残语
发布日期:2022-08-16 01:59    点击次数:128
 

图片

 

 

半夜,寥寂绽放,思绪游离。一支素笔,一片青雨,一池墨色,半盏孤灯,流年里写下一纸浅陋为难。雨打梨花深闭门,忘了芳华,误了芳华,这一世的倾城年光光阴,瘦了清月,黯然泪流。相思染风尘,是落红,是离愁,剪灯深夜语。

 

庭前花开,春凉似水,月映窗棂,拈花成诗,素笔轻舞,抒尽今生来世。光阴荏苒,悼念缱绻,清梦扰人,碎碎残语,点点情愫,难抵这一世寥寂。琴音回绕,燃一缕心香,品一盏香茗,将悼念充军在天边之外,在等待中,憔悴成一阙宋词,今生只为半阙唯美的段落。

 

春花秋月,阡陌尘世,光阴仍旧,悄悄默默的等待你必经的路口,曾领会的陌上。我的衣上落满烟尘,伴着梨花春雨的味道,弄湿这一段等待的年光。是否,你也怀揣一样的心思?是否,在夜里,你也会把悼念作清茶,沏入烟雨,一口一口细细的品味?

 

半截残烛,映一帘幽梦;水墨丹青,执笔填清词。光阴长河,几多往事被韶光风化,几多离人羁旅天涯终不得归。水月镜花,似浮云掠影,幻化成终身的瞬息芳华,顷刻即逝。谁,念我之心,恋我三世情劫。谁,倾我之眸,还我三世安生。宿世后事,目前谁解?低呤浅唱,寥寂红妆,一场相思一场空,我宁愿以花的姿势调零。

 

携一片清风,揣一段往事,独饮一杯寥寂,微闭双目,在韶光的河流里进展影像,不管是明丽或是为难,都将尘封成册。繁华落尽,流年成殇,蝶绕指尖,落花安葬悼念,忘记在灰尘里。流光谢尽,繁华无期,纵使一纸衷肠,何需痴情泪?

 

清风舞明月,幽梦落花间。独倚窗前,看风花雪月,云卷云舒,相思树下,你是否,又在用指尖撩拨我的心弦?胡蝶飞不过沧海,相思经不起等待,百转千回后碎成一地琉璃。你许我一世暖和,我用三生三世来糟践糟践,以为誓言可以或许永恒。原来尘缘只是一场梦,一个擦肩,皆是光阴过客。

 

一弯冷月,寒塘渡雁。叹世事难料,道不尽,愁肠百转;诉不完,爱恨情仇。当代,我只是你生射中一朵俏丽的青莲,为你绽放是我仅有的宿命。只因互相笔底生花已错过千年的宿愿,注定没法长相守。期盼来世,我能择一处风清月白的岸,经心演绎一场邂逅相遇,永不别离,死活相依。

 

风的精灵写于2012年3月18日    (首发零点休闲 http://www.21115.cn/) 

 

 

Powered by 开元ky888棋牌官方app下载手机APP注册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